小蝌蚪app安卓官网

黑心肝尖叫了起来,“你干什么!”

傅楚窈没吭声。

她抡着凳子去了后厨,直接砸烂了黑心肝的水缸,将黑心肝厨房里挂着的各种鱼干全部扔在地上。接下来,她将掉落在地上的那些鱼干全都踢进了……从水缸淌出来的水渍里,然后还仔细地将每一条鱼干都踩了踩、又碾了碾……

看到炉子里还烧着柴火,上面架着一壶热水,傅楚窈一手抡着板凳,一手拎起了开水,将摆放在厨房里的每一个口袋上都淋上了热水……

厨房是每个家族会储备粮食的地方。

可傅楚窈在黑心肝的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忙碌着……

这让黑心肝十分的不安。

但她的头和腿都被傅楚窈的板凳砸中,根本就站不起来,只能一边大哭大喊地怒骂着,一边慢慢地朝这边爬了过来。

见自家厨房里的所有食物都被傅楚窈给毁了,黑心肝又惊又怒,嘴里嘣出了一连串的恶毒诅咒!

傅楚窈也没理她,只是仔细地查看着厨房里还有什么没有被破坏,然后抡着板凳……一一补刀。

等到厨房被砸得差不多了,她才冷冷地看了黑心肝一眼,用异常温柔、却又绝对能盖住黑心肝的大哭大骂的声音说道,“婶子,没关系的……反正我和友子也一样,我们什么都没了。”

黑心肝一呆。

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

岛上的贫民窟里,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,都是靠天吃天的。

而且岛上的人只要有一天不劳作,就有可能会饿肚子。

所以……

存粮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是多么的重要!

黑心肝看着自己满目苍夷的厨房,愤怒又痛苦地哀嚎了起来。

最后,她恶狠狠地盯着傅楚窈,“贱人!表子养的!你把我的口粮……可都糟蹋了啊!等我儿子回来了,我、我……我跟你没完!”

傅楚窈微微一笑,“婶子,瞧你说的!就好像你没把我和友子的口粮糟蹋完似的!你放心……别说是你儿子来了,就是你孙子来了,我也等着!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傅楚窈话风一转,说道,“你再敢欺负我家友子,再敢打我家粮食的主意的话……下一回我拆了你的房子!懂???”

说着,傅楚窈上前,一脚踩在了黑心肝的胸口上。

黑心肝的头和腿都被傅楚窈砸了一板凳,胸口处还被泼了热汤,这会儿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……

傅楚窈这一脚,踩压得黑心肝连气儿都喘不过来。

只是,傅楚窈也没想真把她逼死,便只是狠狠地踩了她一脚,转身离开了。

黑心肝在村里横行霸道了一辈子,哪里吃过这个亏!

可她腿儿被傅楚窈给打伤了,只能爬着追上了傅楚窈……

而傅楚窈却早就已经牵着友子的手,离开了。

不少村民都围在黑心肝家的外头。

但因为黑心肝人缘巨差,大伙儿只是兴灾乐祸地指指点点,没有一个人上前想帮她一把、或者扶她起来……

黑心肝气愤难忍、不甘心却又没胆子、也没能力追上去报仇,便冲着傅楚窈和友子离开的方向再次咒骂了起来!

姜莹在一旁冷冷地说道,“婶子,我劝你一句……你也几十岁的人了,什么人能惹、什么人不能惹,你心里没点儿数?阿窈连大少爷都打得,可大少爷见了她,一样客客气气的!还有,别墅那边的日向,可是每天都来给阿窈请安的!你说你去惹阿窈,是不是嫌命长了……”

姜哲源打断了妹妹的话,“你跟她讲那么多干嘛!快走了……友子受了伤,你过去帮着阿窈收拾一下吧!”

说着,他又交代围观的众人,“各位婶娘、嫂子们,也烦你们去阿窈那里看看有没有要帮手的地方吧……阿沐,咱们赶紧去北岸!”

黑心肝的坏人缘,与傅楚窈的好人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众人被姜哲源这么一提醒,纷纷分头行事了。

黑心肝趴在地上,看着自己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家愈发变得摇摇欲坠,以及……靠着从友子那儿夺来的野鸡、兔子和鱼干儿,已经一跃成为村里存粮最多的人,此刻却变得一无所有……

她气得大哭了起来。

话说傅楚窈回到了自己家中,先是交代了友子一声,让她在家里休息,然后就背着背篓,匆匆上了山。

她先去查看了一下那个上回被她打了一半下的那个蜂巢。

可到了那儿以后……

蜂巢虽然还挂在那儿,可四周却安安静静的,完全不似她上一回来时,听到成千上万只野蜂在嗡嗡叫着了。

傅楚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,确定这附近是真的……一只野蜂也没了?

一般来说,野蜂不易弃巢。

要是真的弃了巢,也只有几种情况:要么就是蜂王死了,蜂群不受控制;要么就是蜂群与蚁群大战;要么……就是上次傅楚窈取蜜的举动惹怒了蜂王,蜂王引着它的子孙们集体迁徙了。

但是,无论是哪种结果,傅楚窈都想看一看。

反正也没蜂群了……

于是,傅楚窈直接就踹断了一棵小树,把依旧还挂在大树枝干上的半拉子蜂巢给打了下来。

打下来一看……

蜂窝里的组织复杂。

但富有经验的傅楚窈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——蜂窝用来储存蜂蜜的蜂蜡格是空的,储存花粉、蜂王浆的蜂蜡格也是空的……

所以说,应该是蜂王带领着它的子孙弃巢迁徙了。